认知人性 ――跳出历史周期律

作者:系统管理员来源:必赢亚洲体育366net 编辑: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4-01-05浏览次数:19

中华民族数千年,走不出旧政权灭亡、新政权成立、现政权腐朽的重复循环。民情激昂的朝起朝落,既展示了民生的痛苦,也展示了强权的人心向背,更展示了人们追求平等和尊严的不懈努力。可终归山河不改、现实依旧、幸福和理想遥遥无期。中华民族苦难深沉,仿佛宿命的魔咒笼罩中华大地!

人民如此磨难!百多年来不乏仁人志士,书海觅踪、他山取石、江湖卷浪。人们总结出:人治引发周期律,民主可使社会跳出循环。这是探讨中华民族宿命轮回的重大进步,但没能继续挺进,未入魔窟,未见鬼魅。而且人治民主之说过于学术化,让大众望而却步。

现在,我们要用通俗的方式揭开鬼魅的面目,并最终将它K

众所周知,农民为了让种子在来年获得较好收成。首先抓住了土壤这个关键因素。然后弄清土壤特性。最后在田间地头深耕细作,以达愿望。我们照葫芦画瓢,以根治社会轮回的顽疾。首先:确定人是社会的基石以及人与社会的因果关系。然后:依次弄清人的本质是什么、本质产生怎样的行为、行为对社会的影响。如同什么土壤、长出什么花草、形成什么风景。最后:怎样制约人的行为,以达我们的愿望。

一、人的本性

人是动物的一种。人和其它动物一样,都是基本化学元素构成的生命体。生命体就需要获取外部物质,不断新陈代谢,从而维持生命运行。所以人的本质也与动物一样,既不断从外部获取所需以维持生存,通俗地说是生存、更好地生存。人的本质没有另类,也无感情色彩,是人内在的、自发的、与生俱来的。

本质催生了想像和行为。想像和行为都为本质服务,两者之间也相互影响。想像和行为处在外部环境和本质之间,主要受到本质的驱动而作用于环境,当遇到环境的反压也能自我调整、甚至逆向质疑或违抗本质。

行为是个体在环境中的活动,目的是满足生存或更好地生存。行为天然利己、趋利避害,其本身没有感情色彩,也无善恶之别。善恶是观察者对被观察者行为的评价。评价准则是被观察者的行为对观察者生存的利害,利则为善,害则为恶。

二、人的社会性

社会由人构成。人有行为,行为有善恶。善行是利己利人,恶行是利己损人。人在行为前不会自动辨别善恶,只会考量行为与获取的经济性。善行不是必然的,恶行也不会自行灭迹。世界上没有天生或纯粹的善人与恶人。

行为有羊群效应,也受到环境和技能的制约。对善行激励和对恶行惩罚是促使人们先辨别善恶、再取善弃恶的社会保证。激励和善行同进共退,惩罚和恶行此消彼长。社会是否公平、人们是否满意是激励和惩罚是否合理的标志。

恶行有显性和隐性之分。对于显性恶行,人们认识明确、管理成熟,而对隐性恶行的认识和管理则相对较弱。隐性恶行一般不指向个人而指向社会,且随时间和环境的变化而不同。隐性恶行不仅有隐蔽性,而且具有快速的羊群效应以及广泛持久的危害,是人们不满和社会不公的温床。

三、人与社会

大善先知恶。

人是善恶的天然合一,善行和恶行都是为了满足自我的生存。要认识人性,我们不能因短而羞,也不能自吹自撸。例如荒岛中的人们,没有食物、缺少约束,在逃离和外援都无可能时,人吃人就是必然事件。如果你正确认识了人性,你不会心存侥幸。你眼观六路,睡觉也睁着眼睛,因为你时刻准备着杀人取食或被人杀食。

俗话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在一个认知模糊的社会,对人性的定位影响着人们的生存状况。皇帝老儿常教导百姓 人之初性本善 ,百姓大多听信了,皇帝老儿呢?看看他的实际行为。为了争夺权力,父子兄弟相残,为了防范母壮主少,将活人赔葬。当政权危机时求贤若渴,目的达成后又担心养虎为患,不忘整出杯酒释兵权、文字狱、军统、红卫兵之类的发明创造。虽说这种应景式的搞法有时也不灵泛,外强入侵便是作茧自缚。但只因有了对人性不同的认知,就出现皇民有别。不要鄙视皇帝老儿的智商,他们是经过严格皇家教育的人,对人性的认知相对准确,他们的行为也受到相对正确的理论指导。然而总有一些冒失鬼,认为皇帝老儿昏庸,睡觉也呓语 卧塌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我们太平天国的兄弟艺高人胆大,篱笆还没扎稳,江北有眼虎视眈眈,竟然就开始分享女人了,毕竟不是皇帝老儿料。有俗语警世:知识就是力量。

对人性的定位也影响着社会的管理理念和制度设置,也最终决定了社会的现实状况。 人性本善 已偏离其真实较远,而 每个人心中都装着魔 虽然也不正确,但在资源有限的空间相对准确。由这两种认知所形成的社会也就差?e较大。对人类民族而言,谁掌握了真理,谁就得到了上帝的垂爱。

社会并不天然适宜恶行,恶行也不天经地义,而是人与人之间的行为需要对等。一个社会如果台面上教化着善,而实际是部分人行善,部分人行恶或善恶游走,不但人们的精神迷惑,社会也成了一个冲突不断的火药桶。人人都说皇帝爽,搞得专制者如履薄冰,也神经兮兮。稳字当头老大不是赌徒,对公仆们便有了特殊性要求既忠贞不渝又乖巧玲珑、既智艺双全又识主念恩、既胸有江山又心无异志 。此物只有天上有。只能在沾点荤腥、夹点私货、提点亲朋等行为上返点回扣还得叮咛低调疏导舆情。为了拽住权力之源的大众,扶持万般皆下品唯有做官高的社会导向,将个人目标和社会资源都激励到官道仕途。芸芸众生,无权铲恶,命苦不能靠政府。恶行被仿效、改造和升级。哪怕是自残自虐给老大做个跟班太监侍寝答应,也远胜做什么能工巧匠专家学者。大环境寒风透骨,小空间抱团取暖,人情社会应运而生,对此人们也爱恨交加,还成为专制念叨的国情民俗差异。难为皇天厚土,不是不想百花竟艳,不是不想国富民强,只是顾此失彼迫不得已。专制不但耗损庞大的社会能量,也是隐性恶行的摇篮。最终恶行弥漫,不平山高水深,社会势能磅礴。有人怒喝将其引崩,以暴对暴出现了。当然,这是极端情形,如秦王朝只需十几年便消亡了。但大多数情况是这样的,人间总有善人善行;同时既得利益者最大的利益就是维持现有平衡以保持领先。有人真情奉献;有人担忧过度失衡将会引火烧身或重新洗牌。这时便有人神现世,如清天、菩萨、形象宣传员、心理辅导员、改良者等各展风姿,或亡羊补牢,或死马当作活马医。在这种情形下,王朝不会快速消亡,有的近达三百年。

社会环境由人们的行为交互叠加形成,环境反过来也影响着人们的行为,所以不论是谁都应该受到社会的共同制约。不受大众约束的政权必定是空中楼阁,风雨飘摇。旧王朝退去,新王朝又开始起步。但问题是人们仍然没有正视或重视你我的本性,因此对怎样搞好一个由善恶兼备的你我所构成的社会,仍然是无从谈起。只能祈祷所谓的 圣人 出世了,人们深情地想像着这个 圣人 ,他只有善行而且还是自发的。对照人类的本性,这怎么可能?这不但是将人性活生生地割裂,同时也使得这个所谓的 圣人 没有了人性,已不能称其为人。而人仍然要生存,生存就有行为,行为就有善恶,人性如果仍然得不到有效制约,社会就注定宿命轮回了。

抚今思昔,中华民族从来不缺追求与血气,但权利和尊严屡被人性之恶侵蚀于无形,经典的浮世绘景在神州大地席卷古今。第一幕:少数人高台裸舞,部分人媚上呲下,多数人刁酸怪傻。第二幕:压着,顶着,相互耗着。第三幕:火并了结,老少爷们重头越。以至占到人类近五分之一的中华儿女,对现代科技和管理的贡献廖廖无几,中华民族的强盛也就无从谈起。对个体而言,耗尽毕生演出如此滑稽的疯癫剧,谁都无精打采、疲惫不堪,谁也无法达到更好的生存状态。

人的一生短暂珍贵。谁不想体验生命的乐趣、谁不愿感受大自然的气息、谁不向往探索和追求的兴奋。我愿品尝美味,我想弄清可口的食物和味蕾是如何让我心生愉悦的。我愿享受与异性的身心交融,我也想弄清为何见到美丽的异性我总会怦然心动。我想环游世界,我想去太空体验失重的感觉并在那里回望我们蓝色的星球。我还想为何我们被设计成如此这般还得衰老和死亡,衰老和死亡可以避免吗。我也想下一次的小行星撞地球会不会让老鼠取代人类,人类是否能够超越恐龙避免不幸,或是若干年后老鼠发现了人化石并放置展厅供小老鼠们参观与思索。我也祈望在我的有生之年人类能够发现地外生命,我想知道它们是否与我们一样也是碳基生命,还是可能的硅基生命,或是我们的智慧无法理解的其它形式。我也在想我们的宇宙是产生于大爆炸吗,它会以什么方式结束,或许宇宙只是无穷无尽的,无穷无尽是可以描述的物理概念吗。我还想时空是不是真实的,或许仅仅只是我的感觉,感觉是真实的吗。

四、人性的监督

无论有多少事情要做,我们首先要做的是对人性的监督和制约,以形成社会的良性循环。但在没有硝烟的情况下,人们往往麻痹大意,放松了对恶行的警惕和防范。

上世纪八十年代,你攒了五万块钱。这是一个多么让他人妒羡、让自己后顾无忧的事件。当时这笔钱可以换到两套满意的房子,然而你一直将它存在墙坚壁厚的人民银行,思量这不但安全还可以年利滚存。可到了如今,它竟然连一个卫生间也买不到了。为什么会这样?你的钱财哪里去了?谁动了你的存折?你百思不解而又追悔无门。人们常常有这样的感觉,不祥的事情一旦来临,总是一个接着一个。你生长在宁静的村庄,远离城镇的喧哗与竞争,过着自然、纯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自在生活。你渐渐有了天人合一的感觉。但突期而来的政策鼓励与利益驱动,引来只争朝夕的工厂。仅仅几年过去,曾经风光旖旎的世外桃源现今已是风声鹤唳的尘肺病村。从此你歪歪扭扭,家徒四壁,久病成了良医。你熟习了医院医保职业病防治研究所民事法庭环保局。你再也无法悠然自得,你成了远近闻名的 闹访者 。接下来还有。你的孩子前年大专毕业了,一直没有找到正式工作。你上网查了查,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信息。你豁然发现,自开国以来将官以上领导的孩子,绝大部分既上了名牌大学且事业有成,好些还三十不到就当上了县长,你想这可能是王候将相真的有种。你也不得不承认,人家的前辈是从枪林弹雨和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也算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你不能介意,但联想到孩子去年参加了公务员考试。你记得孩子文化成绩较好、面试成绩一般,也就没被录取,当时你也没在意那些官员的孩子,他们文化成绩较差、面试成绩很好,总分也就稍高被录取了。现在,你感觉有些郁闷了,有些闹心了,虽然也是说不清道不明。你想出去走走,想找人聊聊

为何受伤的总是你?因为你从不关心哪些看似跟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如总理是谁,县长是谁,招聘人员又是谁;他们是怎样产生的,作出了怎样的决定,决定又是怎样形成的;以及远处的烟囱,近旁的流水,都是他人之事,任由他人去比划和运作。因此你的财产、身体和将来就只能服从于他人的宏伟蓝图。人人都有难念的经。如果你任由政府发钞印币,哪怕你有成山的 金圆券 ,一夜之间就可能变成废纸一堆。如果你任由县委书记和开发商闭门造册,你的家园和生命就可能被他人前行的 车轮 碾碎。如果你任由官员倒腾教育和就业,你的儿孙就可能永远输在起跑线上。今天我们已经知道:地球只是一个息息相通的系统,亚马逊的蝴蝶也对我们产生了无形的影响,谁想置身事外既不现实也不可能。我们还知道:今天的社会远未达到人人能够 更好地生存 的状态,人们仍然热爱金银珠宝,仍然盼望用少量的付出?Q取较多的回报。我们也知道:人类的基因在没有出现重大改变之前,性情不可能大变,人性之恶不会突然消失。恶行如同蛰伏的饿狼时刻准备着伺机而出。

没有监督的社会,就是野兽出没的黑森林。一个群体只有当人人都是 战士 ,个个握有制约他人的 武器 ,才能形成相互制衡的氛围。倘若你自动放下 武器 ,破坏人人生而平等,恶行则如溃堤的洪水,扑天盖地向你涌来。拥有 武器 才能让恶行得不偿失,才能将人性之恶关进笼子里,从而构建相对安全的环境。大伙的 武器 就是监督。监督既可以是针尖麦芒,也可以是网络揭露和质疑,还可以是对他人监督的支持和赞许。

公共权力与每个人的利益息息相关。大众将公权委托给管理者,管理者的行为受其人性的驱使。行为天然利已,但是否损害他人,则要看社会能够给予这个人多大的制约。仅靠深情厚谊与崇高思想,显然违背了人类的本性,相信他人能够监督好自己,就像不需外力自己把自己提起来一样 惊世骇俗,也是赌徒心态。如果有人将自己的财产委托给经理人去打理,他便能高枕无忧、万事大吉?我们知道经理人不但要例行报告,还要及时请示,一些谨慎的委托人甚至派出亲信、安插卧底,以防他人卷款、结党、营私,重大的决策定会亲自出马。想想这,我们公众对政府是不是做得太少太少。政府的恶行也远比一般犯罪危害深远,一个决策失误可能影响无数人的现实与未来,公职人员受贿一万,就会造成纳税人十倍甚至百倍的损失。人的一生中,有些事情是不能让他人代劳的,一是吃喝拉撒,二是对伴侣的身心爱抚,三是对公共机构及其人员的监督和看管,永远都要亲历亲为。不监督就是犯罪,还会罪及子孙,株连九族。

倾巢之下,岂有完卵。我们身边有着这样一类人,他们有能力和明确的个人目标,也确实通过自身的努力,达到了一定的社会地位。他们是用 心 工作,讲究体面生活的人,有些还受过良好的教育,他们是社会的中坚力量和中产者,本也应该最为关切社会文明和法治。但他们深知人生短促,愚公才去移山,改变环境不如适应环境。所以他们不会去想我们的社会为何积恶难返,不会去想你生产了毒胶囊,我为何不能生产地沟油,他为何不能掺点三聚氰胺。他们奉行领导高于原则、权利强于尊严、人际关系胜于职业操守,他们是现状的推波助澜者,是隐性恶行的感染者、传播者。他们熟谙罪不罚众,相信自己的机智和为人处世可以避开社会的伤害。但历史已经无数次证明,强权适应者终将适应不了社会情绪的波澜起伏。无论你品阶有多高,牌匾有几枚,专制者和革命者都有办法将它们化作乌有,你随时成为杀鸡给猴看的牺牲品,也极易沦为底层民众的发泄物。这句话或许适宜:今天你也许是法官检察官,但不能保证你的后代永远是法官检察官,他们也可能受到社会惯性的伤害。或许你还有后路,留给儿女较多 横财夜草然而在发达的信息社会,你不再是无名的土豪御笔,你财富的来源和你曾经的人格无法避开网络的人肉。你阳光健朗的儿女会不会以你为荣,或是同情你无法舒展的一生,或许你的儿女感激你的爱心且循着你的足迹潜行人间或许自信的后来人干脆将它们捐献给了社会。没有大家哪有小家。人不可能永远躲在石头隙里、夹缝求生。

放弃监督,无异自掘坟墓。我们还记得二十世纪国共两党的历史,那时共产党人正与民众一道推翻国民党专制统治,革命阵容有必要形成强有力的理论指导。而泽东同志在过往斗争中表现相对正确,具备一定个人威望。为了共同的事业,为了大伙的将来,少奇等同志把集体的智慧和成绩归纳成了毛泽东思想。这本无可厚非,但不经意中开启了造神的历程,既没有适时给予泽东这个人必要的监督,也没有系统地策划阵容内部的约束机制。当时的大伙能够相安无事,是因为强敌矗立眼前,人们会选择诸如团结合作等善行。而强敌消退,权力缺乏监督和制约,恶行也就伺机而出了,少奇便自食其果了,被收拾了。这时的悲催也只是刚刚启幕,人们若是了解人性,或可力挽狂澜。但由于认知的局限,当少奇被收拾时,没有人站出来进行制止,哪怕是说出一句公道话。倒是有人从心里认定少奇也有做得不妥的地方,或许人们还有其它想法。但没过多久,德怀也出事了,同样没有人站出来进行制止,哪怕是说出一句公道话。也有人认定德怀太冲动,平时也不太把他人放在眼里。又没过多久,贺龙也出事了,仍然是无人站出来 。陈毅也出事了 。战争时期走过来的英雄,就这样倒在旁门和左道。 圣意不可违 换个马甲又出现了! 为什么 六国 一个一个又被收拾了!而那些幸存下来的恩来等人,留给人们的是沉默和忍辱负重。可能他们的内心感到了困惑与无奈,也可能想起了周期律。或许他们考虑的是新生的政权,既是无数逝去者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也是活着者的希望与寄托,万万不能因为内部的冲突而自取灭亡。忆往昔!泽东与恩来伫立山城,代表中国人民,对着蒋家王朝慷慨激越,反对专制倡导民主的呼声犹在耳际回荡。然而现实残酷,悖论无情:追求的就是摧毁的。沧海桑田!曾经风流倜傥才学傲人执着追求的时代骄子们,由于没有认知人的本性,没有懂得人性的监督和制约,而迷失茫茫人海,以至壮志未酬。这无疑是中华民族的憾事。

前事之鉴后事之师。我们赞赏欧洲人对二战的深刻反思,我们坚持日本当局必须正确认知历史,然而我们自己就不曾也不懂得对历史进行反思。我们理解荒岛人吃人现象,但对于有过荒岛经历的人们,如果不能正确认识过去,阴影和困惑就无法有效释放,就可能错把现实当荒岛,做出不合时宜的行为。而对于那些勇敢承认或补过的人们,我们由衷钦佩。他们才能成为社会经验的记录员、防灾减祸的宣传员。对历史进行反思,必须知晓人性,离开这一前提,反思就可能变成对当事人的清算或黑吃黑。反思的目的是防止后人重蹈覆辙并能登高望远。

人性没有另类,监督和约束没有死角。合理的社会制度来源于对人性的准确把握,并在此基础上构建有效的监督、激励和惩罚机制。但制度可能落后于时代,政府可能偏离大众,只有大众和媒体紧跟时代或就是时代。媒体大众的监督和机构制度的约束是防范人性之恶不可或缺的保证。因为我们珍惜生命,所以不会置身炙热的火海跟前,也不会令我们的亲人去尝试这种危险的游戏。因为我们懂得人性,若是没有监督和制约,自己将会怎样面对金钱和美色。因此不要造就没有监督和制约的社会,让我们的同类去承受权力和财富的诱惑。除非我们是想引蛇出洞,否则就将引狼入室。

前些天我和孩子看动物纪实,孩子惊讶:黑猩猩学砸果壳用了六年时间!其实人类的长处也仅仅在于:我们的前人能够将经验记录并传给后人,后人不必再将前人的所有过程都从头来过,从而腾出宝贵的时间且站在前人的基础上探新猎奇。动物的脑组织只有受到更多新鲜刺激,脑容量才能进化得更快。

与动物相比,人类的生存相对容易。这要感谢科技和管理的巨大进步以及为此贡献善行的人们,更要感谢那些平等和开放的社会,让思想和创造的火花得以自由绽放。人类如果都像中华民族走不出强权和专制,或许我们的世界依然处在牛拉人推的农耕时代,那将是怎样的一片景象呢?人祸甚于天灾!人类也将同恐龙一样带着茫然和无助的眼神,消失在小行星的下一次撞击之后?

唯有监督时刻相伴人类。我愿它们永生!

龚典红 201311


作者联系方式:13575016669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