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动物的“爱”与“责”

作者:许畅 罗敏 金美江 许丹 方芳来源:必赢亚洲体育366net 编辑:程毓发布时间:2018-03-19浏览次数:91

宠物的喜与忧

一张照片吸引了大量学生的关注,一只幼小深灰色猫,直视着镜头,它的皮毛并不亮丽甚至带着抓痕和小伤口,虚弱地半趴着。照片出现在一条QQ空间的说说中,配有文字表示,学校的这只流浪猫患病并初步诊断为脱肛。

与此同时,校园中的爱猫人士安穗表示在去上课的路程中,也看到有人将一只憨态可掬的猫放在自行车前面的架子中,姿态悠然,也曾见到有人在傍晚遛狗散步。在校园中养宠物的学生日益增加,流浪动物的数量也在暗自增涨。

事实上,据调查发现,目前有8.91%的学生正在寝室饲养宠物,有2.71%的学生曾经饲养过宠物,并有高达一半的学生知道认识在寝室中饲养宠物的人。

调查显示,养宠物的理由主要是有三个方面,大部分由于十分喜爱宠物,而大学提供了一个基本独立””不受约束的条件,其次觉得在养宠物的过程中培养爱心、自主能力和自我管理能力,丰富业余时间,再次有部分学生觉得宠物也可以促进寝室及同学之间的情谊。

但在调查流浪动物的来源中发现,有15.5%的学生由于疏忽弄掉了宠物,25.97%的学生由于毕业或换校区而遗留了宠物。还有人表示,自己曾经收养过流浪动物,但是由于患病无法医治而再次遗弃,造成二次伤害。我自己也很愧疚,有几次经过它旁边,它还会一直跟着我走。当事人表示在最开始饲养的时候的确十分开心,后来遗弃时也备受煎熬。很怕别人议论说我以前养过它,后来我准备去喂它的时候已经走掉找不到了。

学生的为与观

面对流浪动物的增多,学生自发的爱心行为也颇为常见。无论是为流浪猫狗布置临时小窝,或是在发现动物受伤后及时送医、自发筹款等行为,都不少见。据调查显示,有同学曾有过丢失宠物的经历,触景生情而去关心流浪猫狗;也有对于自己“二次丢弃”的流浪猫狗深感愧疚,暗中看望;单纯的对于动物的喜爱同情也是促使自发他们关爱的一个因素。

北苑寝室的一只橘猫可以说是“受尽恩宠”,住在北一一楼的余卫芳注意到,自入秋以来,常驻寝室外的大橘总是会跑进寝室楼道里来并趴在各个寝室的门口,为此,该寝室的四位同学为它布置了一个小窝。对此,同一楼层的其他人有着不同的看法,大多数人认为寝室周边的流浪猫越来越多了,在寒冷的冬季它们应该得到照顾。

但流浪动物们没有一直这么幸运,也有同学表示楼道里经常有动物出入可能会给其他同学带来麻烦。来自机械学院的王宇威认为,有些人可能从小就对犬类有恐惧感,面对大量流浪猫狗,仍会下意识感到害怕。同学之间质疑的声音也层出不穷:流浪动物是否带有大量细菌?皮肤病是否会感染?会不会突然攻击?

随着大批流浪动物的出现,校园中大批爱心人士涌现,但凡有流浪动物的地方就会有人去给它们投食、喂水和做窝等等,但爱心人士与小动物们互动时也难免会遇到“冲突”。来自医学院的爱心人士小轩就是“受害者”之一。去年5月初,小轩看到趴在木板上的白猫,觉得很可爱就想上前逗逗它,摸了摸它的肚子。由于受到惊扰,白猫突然跳起来抓伤了小轩的手臂。“没想到平时看起来温顺的猫会突然伤人,后来我才知道那只猫正怀着小猫,孕期的猫都很狂躁。考虑到流浪动物可能会伤人,后来我再没有去摸过流浪动物了。”

事实上,每年校医院接待的被流浪动物抓伤咬伤而来就诊的学生不在少数。据校医院公共卫生处护士长刘娟介绍,平均每月可达3050人。记者了解到,当人被生病的流浪动物咬伤后就有可能会感染狂犬病毒,甚至一些看起来健康的动物也有可能携带狂犬病毒。在我国,狂犬病的发病率和致死率多年居各类传染病之首,一旦发病,狂犬病的死亡率几乎是100%

除携带狂犬病毒外,流浪动物身上还存在着许多其他的安全隐患。医学院病原与微生物教研室的卫向红老师介绍道,动物体内寄生的弓形虫、身上的跳蚤都可以传播很多疾病。校园流浪动物虽可爱,但考虑到它们身上可能携带很多病菌,我还是敬而远之吧。小轩无奈表示。

保卫处的难与愁

在面对流浪动物的问题时,保卫处主任叶剑峰一肚子苦水:“不赶不抓它们,万一流浪猫狗伤到了学生或者老师怎么办?倘若一赶一抓,一些爱心人士觉得残忍又不断阻拦我们,他们一宣传一闹,对学校影响也不好。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作为“重点关注对象”的流浪猫狗,可以说是挥之不去、赶之不绝的。独占一些学生“恩宠”的它们,让学校每年因此花费的人力物力成本不容小觑。据调查显示,学校保卫处每将一只流浪猫狗转送至流浪宠物救助站需花费500元左右。由于校园流浪猫狗数量太多,保卫处经常面临着流浪猫狗无处收留、只能暂养在工作人员家里的困境。

10月份,保卫处接到投诉称教二楼有只流浪狗干扰到了日常的教学秩序。随后,保卫处经商讨决定对其进行抓捕。可就在保卫处工作人员到达该事发地点后,发现该流浪狗在教二楼“安了家”,一只大狗旁还有6只小狗。“假如说不管它们任其发展吧,大狗刚生完小狗极容易被激怒。这时候如果有同学觉得小狗可爱去摸狗,大狗很容易误会同学的意图而对其安全产生威胁。”叶剑峰说,“可一抓捕这些流浪狗又觉得于心不忍,自己家里也有养宠物的,谁不希望他们有个归宿呢?”最终,保卫处将抓捕后的流浪狗交给了蔡甸区的一处流浪宠物救助站。

可在早些时候的一次抓捕过程中就没那么幸运了。在保卫处众人合力用网围堵一只大型流浪狗时,遭到狗的激烈反抗。一个不留神,流浪狗钻空逃走了,保卫处的工作人员只好继续追捕。可就在追捕过程中,该流浪狗趁保卫处李艳明被其咬伤。为此,李艳明在医院花了近一个多月的时间、3000元的医疗费才脱离感染狂犬病毒的风险。

每当谈及流浪猫狗,叶剑峰苦不堪言。他表示,每年的寒暑假,许多师生带不走的宠物都遗弃在学校,给他们的工作带来额外的负担。为此,他们也是煞费苦心,每年在学校醒目处挂横幅禁止校园内养宠物,并派专人前往宿舍、食堂查看。

在不少学生表示,流浪动物可怜可爱之时,未曾想过流浪动物的来源;不少正在享受“撸猫”快感的学生,也未曾想过毕业后宠物改如何托付。“宠物”二字,意味着有着主人的恩宠时便是“风光无限”,失去庇护时自然“落魄可怜”。“很多人觉得养宠物可以提高自己的自我管理能力。”爱猫人士安穗表示。

“养宠物要学会去承担责任。”朱重阳认为,在饲养动物之前,一定需要考虑个人时间、精力、资金等问题,做好充分的准备。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