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星星盼月亮

作者:杨超强来源:必赢亚洲体育366net 编辑:汪忠杰发布时间:2019-05-09浏览次数:71

她穿灰裙子黑色筒袜搭旧皮鞋。

她穿蓝的发白的牛仔裤网球鞋。

她留大海一样深邃潮湿的长头发。

她留石头一样坚硬干燥的短头发。

她不抽烟。

她抽烟。

她读玛格丽特-杜拉斯的《情人》。

她听LordeRoyals

她喜欢在傍晚下雨的时候伏在窗子前亲吻玻璃。

她喜欢看昆汀的电影时倚着沙发抽烟一语不发。

她被杀死的时候,释放了生命中最璀璨的美。

她杀死她的时候,占据了爱情中最悲哀的真。

她叫盼星星。

她叫盼月亮。

 

一.月光

夜寂寂的把一小片月光洒下来,照的阳台灰尘四起,仿佛寥寥沉香在燃烧。

盼星星像红绸里的珍珠一样躺在地上,月光把她的脸渲染的很好看,血液慢慢地在她粘腻的背后开出一朵晶莹剔透的大丽花,沿着地板的沟沟壑壑流啊流啊,流到月光照不到的暗夜里去,流到盼月亮赤裸的好看的脚趾上去,流到星星点点跌落的烟灰里去。盼月亮低头看着那不食人间烟火的血液,愈发出了神,香烟上跳动着的火苗点亮了她暗夜里流动的目光,沉浸在悲伤和喜悦里的面颊也愈发有了生气。

“你不杀我,我也会杀了你的,我忍受不了那种隔阂。”

死去的盼星星坐起身来,看着在香烟的火光里轮廓模糊的盼月亮,释然说道。

“等待被杀和等待去杀一样令人愉悦吗?”

盼月亮捻灭了香烟,在黑暗里赤着脚板走到盼星星身前,怜惜地捧起她被毁坏的面庞。

黑暗,黑暗如水流动。

“总好过不能长久的爱和卑鄙的沉默。”

 

二.吻

太阳升起来的时候,盼月亮拉上了窗帘,这样房间里仍然充满了默契的黑暗。

盼月亮倒了小半杯啤酒,坐在椅子上给死去的盼星星梳理头发。盼星星像一只温顺的动物伏在她的腿上哼歌,她的头发像春天的树木一样柔顺而充满诗意,梳子在这神秘的世界里缓缓滑过,盼月亮一边梳一边吻这黝黑的绸缎,落下吻的发丝上都生出了欲望湿漉漉的粉色花瓣。

“想吻你时你的唇就在我的嘴边,想要你时你的欲望就紧紧挨着我的胸口,这种触手可及的爱恋真是令人愉悦。”

盼星星听着这发昏的话语,咯咯的笑了起来。

“这哪是什么爱啊,说穿了还不是脆弱的幻想和人类不可理喻的占有欲。”

盼月亮拧过她的头来吻她,吻她唇里的万般星辰和浩瀚时光,吻遍她唇里的眼泪和笑声,童年和青春,干净的和浑浊的,生涩的和腐败的,她把她唇里的陈年佳酿一饮而尽,看着她黑黝黝的美丽哭泣。

“杀了你得到这短暂而永恒的爱和美丽,也是脆弱的幻想和不可理喻的占有欲吗?”

“是啊。”盼星星按住她的唇深情地吻上去,“我真替我们感到可悲。”

风吹动虚无缥缈的窗帘,时光在黑黝黝的沉默里悄然流走。

 

三.星光

盼星星坐在一堆光碟上读《小王子》。

她读到小王子告别玫瑰的时候,光净的脖子上渗出一滴鲜血。

盼月亮倚在窗前看着璀璨的星光,香烟的生命在她的身体里温柔的生长。

“明天我们出去走走罢,你的身体有些味道了,太阳晒晒很好,我也要去买些吃的和烟。”

盼月亮把话语和香烟一起缓缓吐出来,她的唇红的像滴血的牡丹。

盼星星抬起冰冷的手臂,凑到鼻子前闻了闻,摇了摇头,借着那璀璨的星光继续往下读。

“我的身体已经快不行啦,和那短暂的青春一样,死去的身体保持不了多久的。”

盼月亮顺着声音向盼星星望去,浩瀚的星空在她赤裸的身体上投下流动的水光,她看着这破损的精致的不断流逝的星辰躯壳,一时竟痴了神。

“不杀你,我们的爱是短暂的,你终会离我而去。”

“杀了你,我们的爱是永恒的,你亦会离我而去。”

盼月亮关上窗户,把那梦幻的星光也关在窗外。她把她按倒在那堆光碟里,一遍遍吻她破损的躯体。

盼星星没有挣扎,她偏过头去,读《小王子》。

她读到小王子告别躯体的时候,光洁的脖子上渗出一滴鲜血。

 

四.妆容

盼星星站在沉默寡言的镜子前,对着那光滑的光影怜惜地抚摸自己。

抚摸自己漆黑的头发,斑斓的皮肤,沙哑的嘴唇。

盼月亮亲昵地贴着她的赤裸灵魂,一边吻她的眼角,一边把花朵的颜料均匀涂抹到她单薄的容颜上。

“这样你就像活着的时候一样美了。”

盼月亮给她披上星辰一样的外衣,把花团锦簇的帽子戴在她凌乱的头发上,一条蜻蜓羽翼般的丝巾遮住了脖子上红肿的伤口,像是遮住太阳的晚霞。

“嗯。”

盼月亮拧开门把手,披上大衣,倚在门上等她。

盼星星小心翼翼地俯下身去,吻那个镜子里光彩照人的自己,花朵的颜料悉悉索索地跌落到镜面上。

门轰然关上的时候,漂亮的镜子碎了一地。

阳光把它们扫成堆。

灰尘在念悼词。

 

五.计程车

“没有规定说死人不能坐计程车,你没有理由拒绝我们。”

盼月亮上前一步,把踩着高跟鞋的脚伸到轮胎前面。

司机甲做了个无奈的手势,打开了车门锁。

“你们要去哪?”

“哪里能晒到太阳?”

“乞力马扎罗雪山上。”

“行,那我们就去那儿。”

“那你们得带上枪,那边有狮子,犀牛和毒贩。“

“没事,我们去晒个太阳就回。“

司机甲做了个无奈的手势,发动了车子。

约摸一支烟的功夫,乞力马扎罗山到了,司机甲打开车门锁和后备箱,问盼月亮要了五块钱。

“我们怎么回去呢?“

司机甲伸出手指着一条小路说:“从这条路一直走,约摸半个小时就回去了。“

“行,你走吧。“

“我说,你朋友趁着还没啥味道埋了吧,不很麻烦,找个土松的地方挖个坑就成。“

“活着的人才会被埋葬,死了的人都去晒太阳。“

司机甲做了个无奈的手势,一溜烟走了。

 

六.老狮子

盼星星和盼月亮遇到了一只从乞力马扎罗山上下来的狮子。

它挺着山一样的背脊,燃烧的鬃毛在硕大的头颅上如旗帜猎猎作响。

盼星星和盼月亮躲进灌木丛里,等它过去才出来。

“你们不用害怕,俺不吃死人的。”

那头狮子等她们出来又掉头回来了。

“你们看起来不像是本地人吧?皮肤不白也不黑的。”

“我们是中国人。“

盼月亮回应道。

老狮子趴下来吃灌木丛上鲜艳的红果子,它对这两个异邦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中国搁哪儿呀?在非洲上边还是在非洲下边?“

“在北极和非洲之间,不挺远,坐计程车十多分钟就到了。“
老狮子扬起脑袋想了好一会,也没想出来北极在哪。

“我以前遇到过一个白人,他在傍晚坐在一棵奄奄一息的歪脖子树上,弹了一首《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弹完后那棵老树恢复了生机,重新长出了新的绿叶和枝杈,无数麻雀落在繁茂的树上和他的肩上。”

老狮子吃的鼓鼓囊囊的,红果子在它嘴里发出种子炸裂的声音。

“这是我这头老狮子这辈子见过的最震撼的场面,我想再听一遍这支曲子,哪怕让我做什么都行。我的意思是,你们可不可以弹一遍这个曲子?”

 

七.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

当我推开那扇门

想看看永恒荣光的状景

那没有他们说的实用阶梯

然而我

又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

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

。。。 。。。

在我走出那扇门

撕下某本书的二百五十二页

它用黑色镶金这般地写着

Hey 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

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

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

 

盼星星伏在狮子宽阔的背上,如弹奏吉他一般撩拨它燃烧的鬃毛,暗寂的歌声无声覆没了她的躯体。

盼月亮用两根手指夹着烟,身后的乞力马扎罗山闪着泪光。

 

八.诗人

盼星星和盼月亮沿着一条种满蒲公英的小路往乞力马扎罗山顶走去,约摸走了有两百米,一块黑黝黝的大石头挡住了她们的去路。

石头上坐着一个正在洗头的男人,他取了了一瓢水从头顶浇了下去,水瓢里的白色鱼儿和黑色蝌蚪在他脑门上蹦蹦跳跳。

“你好,请问可不可以把这块大石头挪开?它挡住我们的路了。“

盼月亮上前一步问道。

男人转过脸来看了她们一眼,把水瓢搁到一边,从怀里取出来纸和笔。

“我是大地的儿子,春风的子宫,暴雪的花朵,黑夜的酒精,我来自美丽的南美洲,蝴蝶和风暴交媾产下了我,病榻上的上校为我取了名字,荒野的精灵教我行走,我即智利的王,受尽苦难的冈萨雷斯·魏地拉。“

盼月亮接过纸条,看完这堆莫名其妙的废话,压着怒火说道。

“冈萨雷斯·魏地拉先生,能不能烦请你从这该死的石头上下来,然后一脚把它给踢开?它挡住我们的路了。“

诗人耸了耸肩,捏着铅笔继续往下写道。

“粗鄙的蝉想要占有整个夏天

它爬到我真理的脚趾上叫嚣:

“夏天为我的歌喉而生!“

却不知一阵秋风刮过,

它便要哑了嗓子。

活着的人想要占有死去的魂灵

她拿着我冷酷的文字跳脚:

“吾爱永伴吾身!“

却不知一场瓢泼大雨,

就要泡坏这尸身。“

盼月亮吃了一惊,抬头望去,诗人早已没了影踪。只听天空一道雷声惊响,眼前的巨石瞬间被轰成粉末,万顷黑云铺天盖地压了过来。

盼月亮握住盼星星的手。

她紧紧把她握住。

紧紧地,紧紧地把她握住。

像握住秋风中哀鸣的寒蝉。

 

九.病

刀光剑影,枪炮齐鸣。

盼月亮抱着昏迷的盼星星在狂风暴雨里奔跑,一刻不停地往雨幕里闪烁的灯火跑去。

闪电在撕咬她的脚趾,闷雷在轰鸣她的耳朵,飓风在摧残她的双目。

盼月亮什么都顾不上了,她在厚重的雨幕里费劲地迈着步伐,一步一步在泥泞的道路里挣扎,发了疯似的向那摇曳的火光跑去。她模模糊糊的能够看清那火光的轮廓,那是一座破旧不堪的城堡。

盼星星不停地剧烈咳嗽,伴随着无意识的呻吟声,身体滚烫像是刚从炉子里取出的火炭。她在她的怀里小声啜泣,雨水几乎要把她的身体打的支离破碎,星星点点代表生命的荧光开始从她身上离开,她的躯壳也开始变得越来越轻盈,像是一块在烈日下不停消融的冰块。

盼月亮知道,她们撑不了多久了。她带着这个病人根本到不了那座城堡,盼星星也根本坚持不到到达城堡的时候。

她极力想要维护的东西,正在一点点的,不由分说的破碎。

“死过的人,再死一次,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高烧中的盼星星开始胡言乱语,扯着盼月亮的衣角露出愈发苍白的笑容。盼月亮用尽力气地用身体为盼星星挡住纷乱的雨水,可盼星星身上闪烁的荧光却越散越快,渐渐地整个身体都被那一团团荧光照亮了。

“你不会再死的,我杀了你,就要为你的魂灵负责,等我们到了前面那座城堡,歇一阵子,再去乞力马扎罗山顶晒太阳,晒了太阳,你就会好的像什么事没发生过一样。“

盼月亮极力安慰怀里的病人,也在极力安慰她自己,可她两颊的泪水已经不由自主的跌落到病人闪着荧光的躯体上去。

盼星星温顺地点了点头,她说的话,她向来是信的,于是她带着这美好的期许缓缓睡去了。

最后一束耀眼的荧光升起的时候,盼星星已经近乎透明的身躯也散去了形状。

 

十.梦

盼星星安稳地在盼月亮的怀中睡着了,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看到了树。

树是一个嗓音分外好听的男孩子,他头发剪得很短,用手摸他的脑袋时头发会硬硬的抵着手掌,他有时穿棉布格子衬衫搭浅蓝牛仔裤,有时穿洗得发白的体恤和短裤,她每次看见他时,他都会很亲昵地把她搂进怀里,给她唱Ryan GoslingCity Of Stars,他们有时候会坐在有白鸟歇息的屋顶上,一边喝冰凉的啤酒一边等太阳落山,再以一个星光般美好的吻结束这一天。

盼星星不知道这算不算移情别恋,她在树的身上找到了与和盼月亮在一起时完全不同的欢愉,她知道盼月亮爱她,她知道应当以同样的爱来回报她,但她已经没有能力再爱下去了,因为自己的生命中出现了一个比漫天繁星更为耀眼的人。

盼星星不知道盼月亮知道自己背叛了这段脆弱的感情后会怎么做,但她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她只想和眼前人一起度过这星光斑斓的一夜。

“树。“

盼星星看着他小鹿一样眼睛,轻轻叫道。

“怎么了?“

盼星星贴近他的唇,小声说道。

想吻你时你的唇就在我的嘴边,想要你时你的欲望就紧紧挨着我的胸口,这种触手可及的爱恋真是令人愉悦。“

盼月亮坐在门口,捏着一罐在月光中闪着银色的啤酒发呆,她支撑身体的左手边堆着很多啤酒罐子,和一把精致的温柔的水果刀。

树听到这痴痴的话语,露出银河般璀璨的笑容,俯下身去吻她。

“我也是。“

 

十一,女巫

失魂落魄的盼月亮跌跌撞撞闯进城堡,倚在灯火辉煌的桌子前放声哭泣,吵醒了城堡里那个无恶不作的女巫。

或者说,是曾经无恶不作的巫女,女巫已经有好几百岁了,她曾用一个毒苹果害死了公主,用咒语把王子变成青蛙,为了青春永驻而偷走国王的孩子,她做过的坏事无人不知,她恶臭的名声也曾远近闻名,但她已经太老太老了,老到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坏透了的女巫。

女巫提着油灯朝那个可怜的女孩走过去,她太老了,年迈体衰使得她迈不动步子,她费劲地把身子一点点挪过去,把油灯搁在桌子上,气喘吁吁地坐在盼月亮旁边。女巫用魔法点燃了烟斗,缓缓吸了一口,把烟斗递给那个可怜的女孩,盼月亮摇了摇头,继续抽泣着。

“小姑娘,你怎么啦?“

“我把我心爱的人丢了。“

盼月亮低声抽泣着。

“你做了对不起她的事?“

盼月亮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没有挽救的办法了吗?”

盼月亮点了点头,泪刷的模糊了她的眼睛。

“唉。“女巫叹了口气,慢慢抽她的烟斗。过了半响,她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拿烟斗使劲敲了下桌子,一根金色的扫帚呼的一声从壁炉里飞了出来,在灯火辉煌的大厅里转了个圈,然后乖巧地落到盼月亮手边。

“小姑娘,我知道怎样找到你丢掉的心上人了,跟着这根扫帚快跑罢!你的心上人在等你!“

女巫猛地朝盼月亮吹了口气,盼月亮只觉得脑袋一昏,整个人便飞出了城堡,金色的扫帚随即嗖的一声跟了出来。此时外面已是晴空万里,艳阳高照,不见一点乌云的痕迹。盼月亮还没有反应过来,金扫帚已经朝山顶直直飞上去了,盼月亮又惊又喜的抹了一把眼泪,紧追着扫帚朝山顶跑去。

女巫坐在桌子旁抽她永远抽不完的烟斗,喃喃道。

“最后一次做坏事啦,我已经太老了,唉。“

 


十二,乞力马扎罗

身着一袭白衣的盼星星站在缀满阳光的雪地上,樱花在风中散落如雨。她闻声转过身来,莞尔一笑。

“你来了。“

“我来了。“

盼月亮缓缓走到她身边,伸出手想要拂去她头发上的花瓣,迟疑片刻却又缩了回去。

“这上面阳光蛮好的。“

盼月亮说。

“嗯。“

沉默。

风簌簌的吹落花瓣。

沉默。

阳光轻轻地吻遍每一片雪。

“你感受到爱情的长久了么?“

盼星星问道。

盼月亮点了点头。

盼星星摇了摇头。

“我们回去罢,你累了。“

盼月亮想要去拉盼星星的手,但盼星星把手闪开了。

“我问你,你感受到爱情的长久了么?“

盼月亮点了点头。

盼星星摇了摇头。

“我已经死了,对你而言,也许你现在还需要我,还记得我,但终有一天会有人来取代我,我在你的记忆里也会变成模糊得无法分辨的东西,你真残忍,你剥夺了我爱树的权利,现在又要来剥夺我爱你的权利。就让我好好的呆在这儿吧,月亮,起码这一刻对你而言,我还是爱情的全部。“

盼月亮听着这冷静的没有一丝情感的话语,缓缓收回了手。

“月亮,我没法跟你回去。“

“月亮,我们回不去了。“

 

十三,尘埃落定

盼月亮看着悬崖下的漫天星辰,风吹雪花飞舞,这个世界美的像个童话。

她回头对一袭白衣的盼星星笑了笑,笑里带着清澈的泪光,万物都在这惊鸿一笑中失了颜色。

“我相信爱的长久。“

“也许它会在时间长河的冲刷中失了色彩,也许卑劣的脏手可以轻易污染它,也许冷酷的猜疑会使它支离破碎。“

“但我相信,在这一刻,在我为你怦然心动的这一瞬间,爱情它深情而有力地活在我生命的每一个呼吸里,就在这一刻,它的透澈,它的单纯,它的自由,是雨打不湿风吹不垮的。“

“这一刻,你只属于我。“

“这一刻,我只属于你。“

“这一刻,我们拥有彼此完整的爱情。“

“这一刻,爱情是永恒的。“

盼月亮转过脸去,看着悬崖下的漫天星辰,风吹雪花飞舞,这个世界美的像个童话。

“多美啊。“她感慨道。

“就让这美永远只保存在这一刻罢。“

盼月亮说着,像只蝴蝶微微前倾,去吻那悬崖下的无尽星光。

盼星星看着在悬崖尽头跌落的盼月亮,一语不发。

“多美啊。“

半响,她披着满身樱花,在阳光照耀的雪地里永远睡去了。

 


十四,恋曲1980

你曾经对我说你永远爱着我

爱情这东西我明白但永远是什么

姑娘你别哭泣我们俩还在一起

今天的欢乐将是明天永恒的回忆

啦啦啦啦啦啦~~~

今天的欢乐将是明天永恒的回忆

你曾经对我说你永远爱着我

爱情这东西我明白但永远是什么

姑娘你别哭泣我们俩还在一起

今天的欢乐将是明天永恒的回忆

啦啦啦啦啦啦~~~

亲爱的莫再说你我永远不分离

什么都可以抛弃什么也不能忘记

现在你说的话都只是你的勇气

春天刮着风秋天下着雨

春风秋雨多少海誓山盟随风远去

啦啦啦啦啦啦~~~

你不属于我我也不拥有你

姑娘世上没有人有占有的权利

或许我们分手就这么不回头

至少不用编织一些美丽的借口

啦啦啦啦啦啦~~~

亲爱的莫再说你我永远不分离

啦啦啦啦啦啦~~~

亲爱的莫再说你我永远不分离

啦啦啦啦啦啦~~~

亲爱的莫再说你我永远不分离

啦啦啦啦啦啦~~~

亲爱的莫再说你我永远不分离

你曾经对我说你永远爱着我

爱情这东西我明白但永远是什么

 

十五,尾声

一名叫盼月亮的女子于四月十五日傍晚从高楼坠落身亡,警方在她家家中还发现一名因颈部动脉破裂死亡的高度腐烂的女尸,经家属确认是与盼月亮为情人关系的盼星星,该事件初步调查属于殉情,警方正在进行后续跟进调查。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