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畜杂谈

作者:陈玥来源:必赢亚洲体育366net 编辑:汪忠杰发布时间:2019-05-13浏览次数:47

最近看了一些闲书,很想推荐给大家的是《我纷纷的情欲》。木心的诗歌和文章与他的本名很像牧心,我在夜晚看他的书有种被放牧的感觉,我不过是无边草原中的一只食草动物,我在泛着薄薄雾气的草原里面舔舐皮毛,也嚼断草根,吸吮草液,仿佛四蹄走在云间,身心轻松愉快。

为什么要读诗呢?我高中时代是一点也不读的,我用拒绝诗歌的方法对抗酸腐,我用屏蔽美学的方法防范人面兽心(太多人学识过人人品差劲)。后来我也慢慢虚度光阴,我在那些时间里并没有变得更好,因为我企图用寻常粗陋的外衣荫庇自己来让我自己不受到任何伤害,像个不需要情感的社会动物,只需要三餐抚慰五脏庙,不需要别的诗歌文学去填补心灵漏洞,那几年里面我是不开心而且惶恐的,惊弓之鸟在于我明明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但还是一味的想要活在现状,现状是不符合心意的,也以“自己无论如何配不上那么美好的世界”去拒绝改变去阉割情感。

我妈快五十岁了,我常常说我能体谅你们那一代人现在去做任何事情,因为那个时代阉割了太多人的情感。但无论如何我也在某个时间节点发觉,自我阉割才是最难接受的,静水流深之中我们自我催眠,不断将就,“只要能这样就挺好”“只要还可以维持生活吧”“就这样吧”一步步的退让委屈,最后真的成为了我们现在年轻人常给自己下的社会属性定义社畜。我们大多数喊自己社畜是调侃为主,等到真的成为一只无感无觉的任人摆布的社畜,应该连下定义的口都张不开。

成为一只在草原踱步的羊和成为一只无缘社会的社畜是不同的。前者你可以在草原开心的咩咩乱叫,但后者往往连痛苦呻吟都是被按下了静音键。那我们怎么办呢?

以我浅薄的经验来看,要在痛苦里翻转,用苦痛的浆果酿制醇厚绵密或者轻盈跳脱的酒水,甘香是一种滋味,苦涩也是一种滋味,香甜也是一种滋味,每一坛酒揭开封坛纸的那一刻,气味分子开始扩散,人们开始品鉴评判,过往的种种都被历历数遍,陈于人前,因此只要经得起推敲,便都是一坛佳酿。

在朴素的苦难循环历炼之中,兴许我们没能成为一代宝剑,仍是外人眼里的破铜烂铁,但这世界上削铁如泥名剑向来少见,普通家用菜刀才是居家必备。我好像陡然历经坎坷,但生活本来就是在连绵不绝的低谷中寻找一点点的波澜与空隙。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