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和喜欢不同

作者:杨莉来源:必赢亚洲体育366net 编辑:汪忠杰发布时间:2019-09-19浏览次数:97

凌晨2:21L先生发了一个动态,“自你转身,我便泪目。再见!”

 

苏皛难得的失眠,看着时间表的第一个数字从12,还是没有一点儿困意。只好听电台来打发时间,刚点开播放键放下手机,就听到手机嗡的震动,来自“特别关心”,很称心的一个朋友,L先生。随手点开,这十个字赫然出现在屏幕上,苏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想说的总会自己倾诉,只是触碰了一下点赞按钮。

 

前后不超过三十秒的时间吧,

L发来了微信,

“你还没睡?难得。”

苏皛回道,

“睡不着。”

“我去送她了,刚回来。”

苏皛不想明知故问,只好说,“现在什么感觉了?”

L的回答略有些无奈,“嗯……即便忘不了也没办法了。前任这种东西,唉~”

 

苏皛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他,一路走来确实都不容易。

 

L先生和陈小姐相识的很早,早在懵懂无知愿意把她视为一切的年纪。可惜的是,苏皛只看到了故事的一半,最消磨人的后半。

 

苏皛和L先生熟悉的时候,他已经和陈小姐在一起了,是那种同龄人都羡慕的在一起。后来机缘巧合,陈小姐和L先生做了一段时间的同学,那个时候,作为他们共同朋友的苏皛,真的算是见证了那段感情的灿烂。

 

学生时代的恋爱,无非就是传个小纸条,一起手牵手去吃饭,男生送女生回家这样俗套但又美好的悸动。

 

陈小姐是个外表大大咧咧但是很上进的女孩子,那个时候校外走读必须要申请经同意才可以上长自习,一直到晚上十一点,L先生就每天放学先去网吧待半个小时再回学校接陈小姐送回家,风雨无阻。苏皛认识的L先生是那种有点儿感性的男孩子,他的文字让苏皛很有代入感,她也曾羡慕,苏皛是个念旧的姑娘,直到现在,年少时候的只言片语都还完好无损的停留在日记本的夹层里,生怕岁月夺了去。包括L先生的诗,因为陈小姐的诗。

 

《无望·烟雨》

我的天空又下起雨,心如水乡

潮湿阴凉

没有撑纸伞的姑娘,悠然雨巷

无尽彷徨

我低下头望着村庄,渔歌晚唱

船火昏萤

偶尔传来几声叮当,炊烟飘荡

随河流淌

半醉之间复以琴伤,指尖轻点

缕缕黯伤

烟雨似雾迷蒙月上,泼墨江岸

思绪徜徉

且再细满一斛佳酿,且歌且饮

且咏且唱

独倚高楼倾披月光,彻夜微凉

慕损柔肠

 

学生时代,我们总是喜欢把对爱情的憧憬寄托在身边一对又一对的情侣朋友上,许下“如果他们不在一起我就不相信爱情了”这样的无知魔咒。回到头才发现,所有你以为永远不会变的过去都已经天翻地覆了。

 

L先生和陈小姐的分开毫无征兆,快要高考的日子,当苏皛知道的时候,L先生满目憔悴,一脸的疲惫。苏皛没法安慰,只问了一句,“为什么。”L先生苦笑,“她说成绩退的厉害,要好好学习了。”还真是学生时代惯用的理由。

 

苏皛不知道他们后来再有几多纠缠,只是听L先生提起过,他加了很多次陈小姐删掉的联系方式。

 

就在苏皛思绪万千不知道要怎么回复L先生的时候,

L先生问,“想听故事吗?”

“有故事听啊。”苏皛想尽量轻松一点,缓解一下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的悲伤。

“嗯,开始了。”

“好。”

 

“我们俩一直没见过,我软磨硬泡约了好几次她也不出来。然后在元宵节那天晚上不是去看灯么,人太多了,结束准备回去的时候,我在仁和那条街口等红绿灯,一抬头就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斑马线的另一头,对啊,就是她。我看着她看了我一眼,因为我戴着口罩,当时并不知道她有没有认出我,等信号灯跳到绿色的时候我想上前打招呼,才看见她和她爸妈在一起,我就忍住了。然后过路,她们走在街的右边,我在左边跟着走了很久,很久。后来我发消息说看见她了,她说她也看见我了,确实巧了。”

 

擦肩而过的滋味不好受吧,曾经一本正经开玩笑说家长会要见的岳父岳母成了陌生人,连上前打招呼的资格都没有了。

 

苏皛不知道怎么接,“然后呢。”

“然后今天我说要去送她,她说不用了吧。我直接去了火车站,她还在家,但是候车室必须要有票才可以进,我跟检票工作人员解释说我送人也就几分钟的事,但他们死活就是不让进,我就出去买了一张去兰州的车票,跟她同趟车的。我一直等着把她送到月台,送上火车。我把票给她了,让这张票陪你去吧,车刚走我就泪崩了……太木出息。”

 

看到这段陈述的苏皛也没出息的掉下了眼泪,这样的浪漫,旁观者才清,也不管是轻松还是清楚。

 

L先生一个人在月台上抹眼泪,要多悲伤有多悲伤,尽管说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有重头再来的机会,但也还是觉得悲从中来。

 

陈小姐以前也想过跟他一起的生活,一起买菜,一起做饭,傍晚的时候一起散步,互聊心事,黄昏的时候喝些酒,抢遥控器,抢卫生间,夜晚相拥而睡互道晚安,早上醒来第一眼看的是对方的笑,说早安在这样平淡的时日中老去。可如今将这些画面里所有的他抹去,都不觉得遗憾了。

 

我最怕看到的,不是两个相爱的人互相伤害,而是两个爱了很久很久的人突然分开了,像陌生人一样擦肩而过。我受不了那种残忍的过程,因为我不能明白当初植入骨血的亲密,怎么会变为日后两两相忘的冷漠。

 

已经记不起来这是哪个故事里的一段话了,但是苏皛觉得更为残忍的,不是两两相忘的冷漠,而是两个人的亲密变为一个人的思念,所以那样的爱过到底是灾祸还是福祉。

 

有人说,喜欢和爱不同,喜欢,是陪你一起看绚丽的烟火,是只想和你在一起。爱,却是为你做每道你爱吃的菜,哪怕我不爱吃;爱是希望你能走的更好,哪怕我只是站在你身后默默的注视。如果相爱却不能在一起,那我会选择让你飞得更遥远,遇见更灿烂的阳光。

 

所以觉得爱是个很奇怪的东西,那般给人希望又那般折磨人。

 

从我很想你到我喜欢你再到爱你与喜欢不同。

 

都是你的深情。

 

如果你的我爱你,和喜欢无关。如果你跟自己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的话,请先做好一个善待自己的傻瓜。因为在爱的死亡中,自我会死去。爱需要很大的勇气,很大的冒险。但只有去爱,我们才能成长啊。

 

不知道听你说“我喜欢你”的还是不是听第一句的人,也不知道你还是不是带着第一句那样的小心翼翼,但愿你的喜欢可以完美契合,这个世界已经不想再需要悲情上演了,她需要你的美丽和灿烂。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