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依然相信爱情

作者:杨莉来源:必赢亚洲体育366net 编辑:汪忠杰发布时间:2019-09-21浏览次数:70

夏木约我出来吃饭,我知道,她还是没有完全放下。

 

曾经喜欢到骨子里的人,怎么那么容易就让他销声匿迹,总归还是有一些痕迹的。


第一次见到杨一,是在教学楼3楼楼梯口,地理课代表陈木抱着五十本作业准备拿去给地理老师,刚到楼梯拐角处,因为东西太多挡住了视线,她低头看路一不小心就和杨一撞了个满怀,作业本散落一地。很狗血的桥段,于是,按照狗血桥段的走向,陈木一眼就看上了杨一。

 

那个时候的喜欢还挺简单的,看不到阳光是不是正好,但杨一确实穿着白衬衫,还有领带,西服。

 

陈木仰着本来应该由怒火中烧红彤彤的脸,不住的道歉,紧张之下稍显狼狈。

 

看着散落一地的作业和陈木的对不起,杨一当然没有怪罪,反而还有点自责,帮着陈木一起捡地上的作业本,全程陈木都是红着脸低着头,什么话也不敢说。

 


再见到杨一,是在两周后的地理课上。

 

原来杨一是新来的地理老师,陈木内心窃喜。杨一当然也注意到了陈木,眼神多停留了几秒算是打招呼。

 

陈木辞去了地理课代表的职务,专心当起了学霸。可她和杨一却比课代表还熟络。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陈木学霸的体质,她和所有老师关系都很好,任课老师聚在一起聊天的时候都会提起她。

对于杨一而言,陈木只是他众多学生中的一个。

 

只是偶尔会多聊几句,也是和学习有关。

 

杨一觉得,陈木只是个比较开朗的小姑娘,而且总会有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陈木会问,撒哈拉会不会下雪。杨一说,撒哈拉沙漠地处热带,热带沙漠气候。

 

所以多数时候,在杨一的眼里,陈木是一个会有可能成为朋友的学生,而已。

 

其实陈木长得很好看,长长的睫毛弯弯的眉,还有那双扑闪扑闪会说话的大眼睛,大大的卧蚕笑起来嘴角还会漾起两只梨涡,长长的头发扎成马尾在脑袋后面一晃一晃的特别俏皮。偶尔陈木安静的坐着,捧着脑袋看着窗外发呆,大概也会戳中偶尔路过杨一心里温柔的地方吧。

 

毕竟,陈木长着杨一喜欢的样子。

 

可杨一喜欢的,是那种小家碧玉清清淡淡得像书一样的姑娘啊。


杨一年龄不大,而且大学刚毕业,很轻松就和十六七岁的孩子称兄道弟。所以有很多小姑娘喜欢他很正常。陈木为了配得上他,一次一次考班级第一,但是唯独杨一的地理课,她什么都听不进去,只是看着讲台上滔滔不绝的杨一发呆,好像多看他一眼他就会属于自己似的。

 


刚开始杨一没觉得有什么,以为陈木只是这节课心情不好,可是陈木面对喜欢的人哪有那么沉得住气。而班级同学也看出了陈木的心思,上课的时候会开杨一的玩笑,陈木不作声解释,杨一也假装听不到。

 

陈木会找杨一聊天,会不停地给杨一发消息,会开玩笑跟杨一表白,还没等杨一反应过来回复,陈木又会接着说,哈哈有没有被吓到,我开玩笑的啦,你是老师我是学生,怎么可能啦。

 

后来,杨一也觉察出了不对劲。

 

杨一感觉出了陈木对自己的喜欢,但是陈木的喜欢杨一没有办法回应。杨一甚至是不敢再看陈木的眼睛,那双会说话的眼睛里面全是对自己的深情。

 

赤裸的不加遮掩,闪亮的像星星。

 

杨一不是对陈木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不然他不会给陈木那样的承诺,陈木还是忍不住表白了,十六七岁喜欢一个人就是想要让他知道,甚至想要让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他,他是我的。杨一说,这三年我不结婚,陈木把这当作默许的承诺,陈木觉得自己幸福地快要死掉了,她恨不得快点毕业,这样她就可以和她的杨一在一起了。

 

不知道她们俩在一起是不是应该从这个承诺算起。

 

我只知道,陈木会在所有的生活琐碎里想起杨一。而陈木的十八岁生日,杨一送了一枚胸针,陈木难以自抑的幸福。

 

终于熬到了毕业,他们可以正大光明粘在一起虐我了。

 

我想让故事到这里就结束。

 

但是你知道的,生活还在继续。

 

15年的七夕恰好是在暑假,我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接到杨一的电话,老妹儿,你出来一下,帮我个忙呗。我说,什么情况,还有专门打电话让我出来被虐的,也真是够了。原来是他想送礼物给陈木,需要我这个闺蜜做军事当快递。我感慨,这么多年了,也就只有你们俩让我觉得,在爱情面前,一切都不是问题,如果以后你们俩都不在一起了,我真的就不相信爱情了。

 

一年之后,我做和事佬约他们俩吃饭,没想到成了散伙饭。

 

我问陈木,为什么。

 

陈木回答,不知道是不是我一个人爱的时候太用力过猛了,消耗的太多,以至于现在筋疲力尽地维系这段感情,我还要很多年,可是他等不起了,我不想再耽搁他了,而我现在的生活,有他和没他一样了,什么事情都是一个人,从兰州到山丹,地理距离不远,可是心理距离已经不近了,我也是女生,我也有小情绪,下雨的时候,别人在等男朋友,而我在等雨停,可我也是有男朋友的啊。

 

陈木说这些的时候语气平静地如果不是我曾亲眼见证他们的爱情,我会怀疑她有没有爱过,我惊讶曾经那个爱的地动山摇的人是不是她。

 

是她,是陈木,只不过她真的太累了。

 

杨一太慢热了,对于感情。

 

陈木爱的无法自拔的时候杨一无动于衷,陈木喜欢的时候杨一深爱,陈木累的时候杨一喜欢,陈木决定放弃的时候,杨一无法自拔。

 

1612月,撒哈拉下雪了。

 

杨一给陈木发消息,4年前你问我撒哈拉会不会下雪,我说热带沙漠气候,罕见的自然景观就如同我们俩的感情一样,熬过了最不容易也没法再继续了吗?

 

陈木只回了四个字,都不容易。

 

是啊,在这段感情里,陈木一直都不容易。

 

在爱时,

你是风华绝代的王,

我俯首称臣,

在岁月中,

你只是碰巧我爱的那个人。

我在孤独烈阳的晨阴傍晚,

厮守着记忆,

我在执迷向往的近处远方,

游荡着灵魂。

 


用这段诗来形容杨一和陈木分开后的状态一点也不过分。

 

爱情经常是一个圈套,是一个让人难以接近的空间,一个高尚的谎言。

 

这段感情中,没有谁是失败者。频率不一样,所以即使是同一段感情,经历也不一样。

 

和陈木吃完饭回去,我看到她更新了一个动态。好久不见,不如不见。

 

“现在大概我可以很自然的和朋友吃完饭闲聊到你,才发现当时让我食不知味夜不能寐的你,终于变成了今天茶余饭后的笑谈了。

 

我也渐渐明白,爱情终究死不了人,梦碎过便知缠绵悱恻的荒唐,也知道我们的故事终究不会有后来,后来不过是擦肩而过时的四目相对,过去了终究过去了。

 

或许多年之后再相见,各自安静的生活了数十年,在某个人潮拥挤的路口,透过公车的玻璃突然看见你,想让司机马上停车,想用力的拍打窗户引起你的注意,想从车上跳下去,想飞奔到你面前,想把阻隔在你我之间的世界撕碎,在激烈的想象中我都快把自己感动哭了,而事实大概是,我一动不动的坐着,看着你远去,我知道我们的故事也只能到这了。

 

好久不见,不如不见。”

 

我想,陈木真的是放下了,真好。

 

杨一,也是时候该好好生活了。

 

哪有那么多对等的感情,你喜欢他,恰好他也喜欢你,我向往。但是却不排斥,我喜欢他,他不喜欢我,但他会慢慢喜欢,只要在他喜欢上我之前,我对他的喜欢还是新鲜的。

 

虽然说,世界那么大,不管爱情还是友情,都得攒多少缘分才能在一起,所以不要轻易放弃对方。但是又不得不承认,有时候放弃才会让对方好过。

 

既然我们曾经相爱的时候都那么竭尽全力,那么放弃后也稍微洒脱一点吧,至少不要让对方心存愧疚,要知道,所有决定都不是空穴来风。

 

作为这段感情的见证者和旁观者,不管是可以毫无顾忌拿来当饭后谈资的陈木,还是一直不愿走出来接触新世界的杨一,我衷心的希望,他们可以找到频率相当的另一个自己。

 

让过去过去吧,别再像个怂逼一样耿耿于怀于过去了,都知道,没有用。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