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不只是记得最初的梦想

作者:杨莉来源:必赢亚洲体育366net 编辑:汪忠杰发布时间:2019-09-23浏览次数:69

1.

 

杨一29岁,这个年纪的他无论做什么,都该是满怀斗志,三十而立嘛。可他总会有空荡荡的感觉,像孤独的踢踏舞者,鞋子敲击地板的声音是唯一的安慰。

 

杨一像个绝症患者似的,跟很多人说起他的不安与迷茫,包括苏皛,但大多数人听过就忘。

 

我们都如此单调麻木的活着,没有力气去关心别人怎样。

 

苏皛不是,凭心而论,杨一这样的状态多少和苏皛还有点儿关系,毕竟他是苏皛的老哥,毕竟,苏皛曾怂恿+见证。

 

好像觉得明天就是尽头的那段时间,杨一其实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却一整天都好像还未醒来一样昏昏沉沉。他用假装深眠的方式逃避现实,却抵不过睁开眼就只剩绝望。生活就像是一场被随意安排的错觉,以至于杨一开始头疼的时候,都不确定是真的头疼,还是另一场错觉的开始。

 

杨一又开始抽烟,一根接一根。他说,只有尼古丁才可以让他稍微安心。

 

苏皛还是不能接受烟的呛乎劲儿。

 

在还年少的时候,高中刮起了一场抽烟的风暴。

苏皛难免于俗,她抽烟的原因很简单,只是单纯觉得帅。

 

当苏皛点燃人生当中第一只烟的时候,她有点儿纳闷,不知道这玩意儿为什么叫香烟。她说她抽的是装的逼气凌人,还有她那幼稚的脑海里对未来的万千构想。

 

那个时候苏皛也觉得,点一根烟,可以平视人间的沧桑,直视这本不快乐的生活。虽然她现在也不知道在她十六岁的时候,到底有什么忧愁的。但是她清楚的记得,班里二三十个男生,一半都走的是忧愁路线。

 

苏皛觉得,他们互相看着对方,应该刘海里都能挤出眼泪。

 


那个时候,我们总盼望着一年年长大,因为长大会赋予我们很多的意义,譬如说成熟,譬如说责任、担当和气质。现在才明白,人一成熟,就会瞬间衰老下去了。

 

过年的时节,总会有很多老朋友的消息。

也总是容易想起曾一起无法无天的日子。

 

苏皛听朋友说,胖石结婚了。

苏皛惊呼,卧槽,他都没告诉我啊。还是关系不够啊,可TMD那个时候我们还每天约酒压马路呢。

 

那个时候凌晨的小城安安静静,只能听见酒醉的人咯噔咯噔踩碎柏油路的声音。

 

2.

 

季斌回来了。

 

苏皛接到电话,苏皛,你带我们去看看杨一吧,再回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好。

 

苏皛说,老哥,斌哥哥回来了,你记得吧,就那时候贼坏后来去当兵的那个,现在考上士官学校了。暑假我还去银川看他了呢,虽然是他照顾我。那段路程万般艰难,但是啊,我觉得好像又回到了16岁,他们一起和你抗争作对的日子。他们说要去看你,一起聊一聊,我没拦住。

 

苏皛说,老哥,你记得他们蓝白相间的校服上镌刻着“洳錁噯,请深爱”这种名人名言吗?

 

苏皛说,老哥啊,多亏了你,让我们铁了那3年,无法无天了3年。

 

苏皛说,老哥啊,“不忘初心”这四个字,虽然经常挂在嘴边,却只记得初心的梦想,而忘记了当时身边的人,当时的感动。

 

苏皛说,也曾鲜衣怒马,不见少年犹在啊。

 

苏皛记得吊儿郎当的他们说过,苏皛你就像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是不会变的。

 

可是这个世界一直在变,不仅仅是这个世界,还有混迹其中的你我。

 

我们都要更加成熟,而这里会愈发衰老了。

 

3.

 

五个屌丝加一个苏皛坐在不太大的包厢里等杨一。

 

烟一盒又一盒。

段子一个接一个。

 

都是生活,苏皛看到了烟火。

 

胖虎:我TM上个月都去了两次交警队了,你们说我拿着开四个轮子的照开三个轮子的车怎么了,我就说怎么了。

白丁:苏皛,你说这过年杨一倒茶连个枣都不放,我还寻思上他这吃个女朋友呢。

季斌:来说一说那时候杨一都怎么整咱们了,TMD那时候他可真是条牲口。

 

久别的重逢,难得的默契。

 

坐在杨一的店里,听他们大侃有苏皛见证的光辉岁月。

 

杨一和这帮“不知天高地厚,老子最大”的小子们在一起,烟一根接一根听他们的控诉。

季斌替他们保存着所有的回忆。

 

苏皛,咱俩同桌那会儿你让我吃奥利奥抹牙膏这事儿我可还没忘呢。

谨子,你说咱俩做同样的坏事,咋你总是比我挨揍挨的多啊哈哈哈哈。

胖子,咱们喝飘了去上课被杨一抓个正着那事儿还记得不。

丁子,咱俩有次切磋你裤子被我撕破跟杨一请假回家换裤子没忘吧。

荣少,步行街的姑娘从南到北都被你摇一摇没得摇了吧。

 

苏皛笑的龇牙咧嘴,前俯后仰。

 

苏皛想,我们在一起,还有那么多回忆可以消耗。

真好。

 

日子不会枯萎,

如果我们的心里充满生机的话。

 


4.

 

还是有人不懂禁忌,容易触碰到死门。

 

胖石说,杨老师,你发朋友圈说谁不要你了啊。

杨一看了苏皛一眼,说没有啊。

 

全场又一起调侃胖石,我说胖子,你是不加了个假微信就说那是杨老师了。

胖石不甘,说哪有,然后翻出朋友圈拿给杨一看。

 

杨一只拿着手机对胖石划拉几下。

胖石就一副懂了的样子。

 

苏皛知道,是因为陈木。

 

苏皛没法安慰杨一,因为她也已经忘了。

 

苏皛已经忘了同样油盐不进快要抑郁的那段日子,她是怎么说服自己捱过来的。

 

苏皛说,老哥,生无可恋还真不适合你去演绎,别再像个怂逼一样让我看不起了。

 

苏皛说,岁月会磨灭你在路上看风景的心情,会给你一座座停靠站让你和爱的人先后下车分道扬镳,毕竟真正能经受住外力的只有少数,大多数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中途下车。老哥,你真的该下车了。

 

杨一答非所问,一切都会好的,哪怕是一辈子放不下,背着走也要走下去。

 

你在意什么,什么就会折磨着你。

 

杨一的每一次回复都在深夜。

 

生命是一场漫无尽期的放逐,再快乐的人在黑夜里也会滋生出寂寞。黑夜是很奇怪的东西,它会让你想起很多人和事,曾经的,未来的,永恒的,须臾的。

 

所以千万不要在深夜做决定。

 

苏皛实在无能为力了,对于杨一。

 

苏皛之前也喜欢无病呻吟,后来觉得,没必要到处宣扬自己的内心,因为这世上不止你一个人有故事,也没必要到处宣泄自己的痛苦,没有人会感同身受。

 

苏皛想,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一个小老太,因为,我的心事已经是一片浩渺的海。

 

苏皛想,我要随时做好离别的准备,以防再伤春悲秋。

 

没有收拾残局的能力,那就先别放纵善变的情绪。

 

苏皛还是觉得,

每件事最后都是喜剧结尾,

如果不是喜剧,

说明还没到最后。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