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主任

作者:李昊来源:必赢亚洲体育366net 编辑:汪忠杰发布时间:2019-11-02浏览次数:50

陈主任看着村头再次罢工而去的修路工程队,重重地吸了口没有点燃的烟。

 

陈主任的媳妇儿陈大嫂正提着装满凉茶的水壶急匆匆赶来,头上泌出了大大小小的汗珠。陈大嫂喘着气儿问道:“这,这,他们又跑了?”陈主任只是点点头没说话,接过水壶就猛地砸在还未竣工的路面上,茶壶与水泥路面撞出一声清脆的干响,浅褐色的茶水瞬间铺满了路面,在太阳的照射下如明镜般闪着刺眼的光。

 

陈大嫂立即喝道:“哎,我说你陈二,你当上村主任就牛大发了是不,没钱给人家让人跑了还敢拿老娘撒气了?”

 

陈主任忙把茶壶捡起来按在陈大嫂手上,说道: “不成,我还得去趟镇里,把这修路的拨款趁早要过来。”说完转头就跑了起来。

 

陈大嫂骂人的话到了嘴边还是没说出来,拿着水壶大喊道:“你身体不好,慢点跑!”

 

陈主任所在的独山村只有一条山路和一条蜿蜒的小路能出门,修路就必须先用挖机把小路拓宽,这是独山村修路的难处,所需的花费得是别的村子的好几倍。所以尽管独山村的农作物长得都比别的地方俏,但哪怕村民们摸黑起床走到大路上再等车上镇里也快到了中午,早已错过了卖菜的黄金时期,带过来的农作物也不复刚采下来时的俏模样。因此,种的再好的庄家也没有一个好的销途,独山村的村民们还是更多地过着一种自给自足的生活方式。

 

陈主任再回来的时候已是日落西山,繁星点缀着天幕。他没有进屋,只坐在门墩儿上抽着烟,昏黄的灯光把他的背影拉长,轻轻打在地上。陈大嫂看他这愁眉苦脸的样子也没像以往那样数落他,走过来叹了口气说:“你走的时候,村头的刘大爷领着一大帮乡亲们找过来了,刘大爷说他今天上午亲眼看见施工队走人的,过会要找你来讨个说法儿。”

 

陈主任把手上的烟头扔掉,正要从烟盒里拿出一根新的的时候,陈大嫂打了一下他胳膊: “这都啥时候了,你还想着抽烟,快想想法子啊!”

 

陈主任突然把拿在手里的烟盒扔在了地上: “他愚公能把山都给移平咯,我不信我连在这山里修条路都办不到。”说完就又转身跑了起来。

 

陈大嫂还没反应过来,忙问: “你这个急样子,要去哪儿啊?

 

陈主任头也不回地喊道: “找刘大爷他们去。”

 “别不长记性,给我慢点跑!”

 

村民们被陆陆续续地叫到了刘大爷的家里,在等人齐了,刘大爷说:“陈主任这么晚还把俺们都叫过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儿?不会是白天上镇里要到拨款了吧。”还没等陈主任接话,旁边的刘大婶儿就斜着眼说:“哎哟,那拨款要是这么容易要,咱陈主任能往镇上跑好几趟吗?”

 

“就是,要到拨款了还能把咱都叫过来?肯定不是啥好事儿。”

 

陈主任从烟盒里摸出一根烟,像往常一样没点着就叼在嘴里吸了几口,缓缓说道:“乡亲们,实不相瞒,这拨款我确实没要到,是我的责任。但这路咱得修啊!俗话说得好,想致富,先修路,只要咱把这路修好咯,再把乡亲们种的西瓜运出去卖,大家一定都能赚钱。”

 

刘大爷说:“赚钱哪个不晓得赚钱,但关键咱这都没钱,还修个么子路,赚个啥子钱咯?”

 

“所以这就是我今天把大家都喊来的原因。虽然镇上的钱还没拨给咱,但咱可以自己出钱修啊,虽然这钱是笔巨款,但咱每家分摊下来也不多。”陈主任把手里夹着的烟给放回烟盒里,正要拿出纸笔来说:“来,大家都把自己能出的钱报一下,我登记一下,回头就都发给你们。”

 

“哎,不是,陈主任您还真别这么干,去年是您说上边儿修路政策下来了,叫咱大伙儿今年都多种点西瓜好运出去卖,咱也都听您的了,可眼看这乡亲们种的西瓜都快熟了,您却跟我们说这路修不了了,本来往年呢咱还有自家种的稻米,可今年因为改种了西瓜,水稻大家伙儿也没种多少,如果身上这点钱又给您要过去还没成的话,我们大家伙儿难不成下半年都啃西瓜去?”刘大爷按住了陈主任的手,说道。

 

“对,当初我们就不该听你的话改种西瓜,如今这地里的西瓜没车运的话我们搬上三天三夜也搬不完啊!如今说什么也不能再信你了,反正这钱我是不会交的,”旁边立刻有人附和道。

 

第二天一早,村民们只听说陈主任连夜赶去了镇上,不仅要到了拨款,还一早就双眼通红地把施工队给带了回来,生怕最后误了西瓜的收获时节,这下真是人人见了陈主任就对他竖起了大拇指,仿佛昨晚的事儿没发生过一样。

 

道路修通的那一天,村民们各个脸上都荡起了幸福的微笑,叫来的车辆把大家的西瓜都运到了镇上,希望之花仿佛一天间就开满了这个偏僻的小山村,只是大家都没发现陈主任的身影。

 

市医院的某个病房里,陈大嫂默默望着病床上的陈主任,昂贵的住院费已成为她肩上沉重的负担,可又迟迟无法凑齐手术费,再拖下去陈主任的病情眼看就要恶化,一向泼辣的陈大嫂竟转身抹起泪来。

 

就在陈大嫂办理退院手续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 “他大嫂子,你可别急着退院,这些钱都是乡亲们凑出来的,先把陈主任的病给他治好咯,钱不够的话我们再想办法。我们也没想到陈主任是把自己治病的钱花在了修路上。陈主任他吉人自有天佑,会好起来的,莫急,把心放肚里。”刘大爷把装着钱的信封摁进陈大嫂手心里。

 

病床上,陈主任的手里多了根没点着的烟。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