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我自己的自由

作者:杨莉来源:必赢亚洲体育366net 编辑:汪忠杰发布时间:2020-03-20浏览次数:12

“别想着向外求索,返回你自身。真理栖居于灵魂之中。”——圣·奥古斯丁

 

胡塞尔说,任何想成为哲学家的人,至少必须像笛卡尔那样试着来一次“退回到自己之中”,然后从零开始,把每一样事物都建立在确定的根基之上。

 

我成为不了哲学家,我没办法从零开始。

 

谁不是呢,现在的一切都是所有过往的累积,有人风生水起,有人黯然伤神。

1

运气这种东西,到底有没有逻辑啊?

 

结交了两个比较小的朋友,虽然大家都是95后,但小我两三岁,也还是觉得他们是小孩。女孩子特别优秀,书画类棋类国家级奖项十多项,省级奖项二十多项,做事情也特别认真,待人也很真诚,又有种云淡风轻和坚韧的气质,真的是很喜欢。

可是运气在她那里转了个弯,本来是书法高考,结果差一分就可以去广西大学,因为准备艺考那段时间太用力,甚至一周只睡几个小时,妈妈很担心她,坚决不让她复读,只好走文化课成绩上了一所高职院校。

可是这三年,她从没放下过自己。书法绘画棋类学习,把自己的生活安排的满满当当,而且特别专注。画不好石头,就去华山泰山看石头,画不好松树,就去黄山看松树,对着一幅画,一坐就是大几个小时。要去国外参加棋类比赛,那就考过培训雅思。她是我在那所学校见到过的最优秀的人,有种独特的魅力,就是很想认识她,只是一次茶一顿饭的功夫,对她的欣赏就又多了一些。

希望她可以如愿以偿,去到想去的学校,拿到想拿的学历。

 

现在的小孩真的是了不起,二十岁几乎可以自己理财投资完全经济独立。男孩子是做事情很爱较真的那种人,和十七八岁的我有点像,会因为一丁点儿事情扯上原则,这没什么不好,还没长大而已。等到经历多一些,我们也会温柔一些,对这个世界。这个年纪,吃吃喝喝玩玩乐乐,享受当下,好像就是全部的生活了,也会有一些小烦恼,平台更高一点的公司没通过我的简历删选啊,一起面试但平时表现并不如我的同学通过了啊等等这样一些再过一两年,甚至一两个月都可以觉得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也会让我们当下心烦不已,没关系,只要还可以继续生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和他们吃饭聊天,学到很多东西,也感叹年轻真好,我也还年轻啊,二十几岁的年纪。

 


2

我们所做的事情有终极意义吗?

有时候闲下来就会想,我们究竟为什么继续活着。

加缪的“钱多斯时刻”或许会提供一种思考:日常生活的某个寻常瞬间,突然遭遇存在意义的崩溃。

萨特认为,我们不明白人生的根本问题,是因为我们没有停下来思考它。我们起床,上班,工作,吃饭,工作,下班,睡觉。但偶尔,我们会突然精神崩溃,出现一个“钱多斯时刻”,心突然一颤,关于目的的问题出现了。在这样的时刻中,我们一边体验着某种“略带惊愕的疲乏”,一边直面那个最基本的问题:我们究竟为什么要继续活着?

而答案是一种决定,而不是一种说辞,我们必须决定是放弃,还是继续前进。如果继续下去,我们就必须建立在这样一个基础之上:接受我们所做的事并没有什么终极的意义。

 

生活漏洞百出,它告诉你努力就会有收获,可又让你不要在意结果,它告诉你要坚强独立,可又让你能者多劳,然后大肆宣扬那些想要在生活里当条咸鱼也真的当了咸鱼的人有多爽。我们不停地努力努力,就是为了有多一份选择机会,可越来越多的选择,似乎也在限制着简单朴素的快乐。

 

为了在生活的缺陷暴露后继续生活,我们必须做出某种不可能的跳跃。“无限地放弃了一切,然后又靠荒诞的力量,把一切都夺了回来”。

 

一切都在妥协,一切都迷失了,但一切似乎都还在。波伏娃这句话现在也很时髦。

 

没有了终极意义,可生活也不是荒谬的。

生活充满了真实的意义,虽然这个意义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不尽相同。

在我们经历之前,经验本身就已经充满了意义。

因为,它只属于你。

 


3

我们生活在世界里,融合其中,与之妥协。

 

周末和几个老同学重逢,聊了聊从前,说了说当下,提了提以后,大家初入职场,忙碌也好,无聊也罢,都已经进入了状态。

 

好像大家都会有忧虑,拥有的行动自由越多,那种焦虑就会越严重。

 

那种感觉就像是,你站在悬崖边上,会有种眩晕,觉得可能会情不自禁且莫名其妙地跳下悬崖。如果有人把你牢牢地绑在悬崖边,你的眩晕感就会消失,因为你知道你不会跳下去,因而便放松了下来。

 


如果我们生活中的一般焦虑也可以试着用类似的技巧来对付的话,似乎一切都会变得容易一些。

但这完全没可能:无论我们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它们都无法像真正的绳索那样牢牢绑住我们。

 

就是说,我们可以选择遵循着某些总的方向,但没办法强迫自己始终坚守。为了避免这个问题,我们许多人会把长期的决定转变为某种现实世界的限制。

 

当闹钟响起,你乖乖下床,仿佛你无法自由地考虑自己是否真想起床,所以除了服从它之外,没有别的选择。你会有很多的APP,提醒你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情,你手机页面上的很多小红点,让你一定要点开,它才可以消失。似乎我们是个木偶,被控制着。其实是它们让我们假装自己是不自由的。我们很清楚,闹钟可以重置,软件也可以被禁用,甚至卸载。但我们还是会自己设置一些障碍,好让这一选项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唾手可得。如果不诉诸这样的手段,我们将不得不在每一刻都要应对自由的广阔无边,而这将让生活变得异常困难。

 

选择,没有边际的选择,是个漩涡。

大多数时候,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在自欺,只有这样,生活才能得以维持下去。

 

生活是门艺术,而艺术需要回味。

生活,经不得回味。

 

愿,

你是你自己的自由,

不多,也不少。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