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夜

作者:陈少龙来源:必赢亚洲体育366net 编辑:汪忠杰发布时间:2020-03-28浏览次数:10

三月春来,气温爬升得很快,一昔之间厚袄换薄装,使人舒适极了。

白日里晴空高远,春阳朗照,只有零星的几朵云在飘。当天色昏晚,夕阳返照,便可见垂云连天,一半红霞万里,一半蓝光无边。不久,天穹的帷幕拉开,宇宙的深邃光景再一次向我们宣告着它的神秘。好久不曾见过如许的夜色,满天星点,罗布周天,西边的那颗长庚星正熠煜生辉,夺人眼目。我满心欢喜,愈加窥探,便越觉着深不可测,不敢久视,却又不忍转眼,已然不知是我在窥视着它,还是它在监视着我。可那悬于天际的究竟只是空幻的光,还是真为一颗踏实的星呢?我不再去想。


晚来入睡,我特地留开一扇窗,任夜风援着月色攀进我的屋子,在我的脸上细腻地流转。我早已捕捉到了你的脚踪,窗外的紫薇机敏地向我报着信,枝桠轻轻地晃,树叶沙沙的响,我便知你来了。我的岗哨远不止这一个,泥土的清芬和菜花的芳香氤氲在鼻腔里,不用细嗅便可闻得,除了你又有谁会给我送来呢。我虽同你无甚约定,却正无比期待着与你相拥而眠。

你从旷野而来,吸附着大地母亲那深沉的气息,给我带来远方的讯息。泥土里的禾苗正在夜里悄无声息地长高,它们扎根地底,却仍顽强地想要向上。田野的那端,滋育了几代人的小河静静地淌过,只有几处蛙声此起彼伏协和地奏响,借助你清晰地传到我的耳畔。河岸的另一畔许是迷途的公鸡,很不合时宜地高歌几嗓,很快便也杳沉下去。更远处隐隐有家犬狂吠,多半是夜行的过路人惊扰了它们,阵阵叫唤彰显着守门看院的职责。


这阵风啊,你竟给我带来这许多!我曾无数次幻想成为柯艾略笔下的圣地亚哥,在全世界的合力帮助下变作一阵风,在星河之下,在深海之上,在天空之中,逍遥自在,恣意悠游,去到那风的国度里探究探究。春是属于风的季节,它将草籽和花粉轻飏,带它们远离故土,拥向远方,它们将在远处生根,待下一场春来时等另一阵风的到来。风不曾片刻停留,我和它便也连片刻的缘分也不曾有,它和它的无数同伴们欣然地向我这里奔来,在这春夜里向我默诉衷肠。

窗外的风仍连绵不止,我全身松快已极,思绪渐渐淡去,闻风入眠。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